繼承天命的約書亞          2006.07.09    

  引言
  約書亞,是以色列的偉大領袖-摩西之後的接班人,他接續、繼承 神托付摩西的責任,帶領以色列人到 神所應許他們列祖之地-迦南美地。
  壹、曠野飄流四十年--飄流的歲月
  以色列人在西乃半島的曠野與南地共飄流有40年。在曠野的艱苦歲月,使在埃及為奴的他們,蛻變成為一個民族、邦國。其中最主要的是有一位共同的 神以及目標─征服迦南。
  甲、利非訂事件
  在曠野早期,以色列人在利非訂,百姓向摩西爭鬧沒有水喝,摩西按照神的吩咐第一次擊打磐石,給那地方取名叫『瑪撒(試探之意)又叫米利巴(爭鬧之意)』。同時又遭遇到與亞瑪力人的爭戰,因為摩西的禱告團隊,使約書亞所帶領的以色列軍隊擊敗亞瑪力人,摩西為這事件築了一座壇,起名叫『耶和華尼西(耶和華是我的旌旗)』。
  以色列人繼續啟程前往西乃安營。這事以後,摩西的岳父帶著摩西的妻兒來見摩西。摩西聽從岳父的建議,為各支派選立他們的官長,設立了完整的行政制度。
  乙、神在西乃山
  在埃及,以色列子孫散居各地為奴,神一路的引領,凝聚了以色列子孫的強大自信心,形成了以色列人的民族意識,而摩西岳父的建議,更讓以色列社會的行政架構趨於完整。
  金牛犢事件:「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後、滿了三個月的那一天、就來到西乃的曠野。」(出 19:1)一年的時間, 神頒佈祂的律法使以色列人可以遵行 神的誡命,但是百姓見摩西遲遲不下山,就對 神的帶領產生懷疑(出 32:1),於是亞倫用婦女耳中所帶金環鑄了一支金牛犢,這一事件讓摩西「怒摔法版」,並招聚利未子孫擊殺敬拜金牛犢的百姓約有三千人。
  神重新立約:後來摩西又從新領受 神的律法, 神也重新與百姓立約。以色列社會終於有了屬他們自己的法律,完成了最後的階段而正式成為一個國家。他們以 神為本,是一個以 神為最高者的神主國家。
  當摩西完成了所作的工,「當時雲彩遮蓋會幕、耶和華的榮光就充滿了帳幕。摩西不能進會幕、因為雲彩停在其上、並且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帳幕。…」(出 40:34~38)
  這是榮耀所發出來的榮光,這榮耀讓以色列人知道「敬畏」 神, 神的奇妙可畏更讓我們知道我們的渺小,更何況是我們這在 神的律法之外,卻蒙受基督恩典得蒙救贖的外邦人,豈能不更加的儆醒自己,承認自己的渺小。
  「…他們因為不信、所以被折下來.你因為信、所以立得住.…神既不愛惜原來的枝子、也必不愛惜你。」(羅 11:20~21)試問自己,我們是否因著 神的救贖而滿足停滯不前,還是因著救恩更加審慎的走這條十字架的道路?
  丙、巴蘭曠野的貪慾
  一年之後,利未支派收起會幕啟程前行往加低斯巴尼亞,他們經過西乃半島最大的曠野巴蘭的曠野。路程中他們為了食物,向摩西發怨言,對摩西的領導產生埋怨(民十一、十二)。「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民 11:4)激起了其他人食肉的貪慾,令他們想到在埃及時那微小的享受(民 11:5)。
  神答應賜下鵪鶉,他們雖然吃到了肉, 神也因此重重擊殺了那些起貪慾的人。這是 神的供應,也是神的懲罰。供應是因為祂愛這些祂所揀選的百姓;懲罰是因為他們的貪,沒有因 神供應與獨特的祝福而歡喜、感恩。
  丁、加低斯的背逆
  他們一路跌跌撞撞,終於來到了加低斯巴尼亞, 神吩咐摩西打發人窺探迦南地,但是四十日之後探子所回報的信息卻是「迦南是吞吃居民之地,迦南人各個是偉人,自己卻如蚱蜢般的渺小。」在探子悲觀的報告中,使以色列人更為憂慮而士氣大落。
  以色列因為對 神的不順服,以及十次的試探,最後所得到的結果是 神的懲罰。曠野漂流四十年是 神的審判,是 神懲罰以色列人對祂的不信。
  戊、聽命與順服—合神心意的人
  迦勒和約書亞他們看出了 神對以色列的眷顧,也道出只要順從 神必承受 神的福氣,他們不但鼓勵以色列人堅信神的應許,也警戒他們千萬不要背叛耶和華(民 14:9)。
  迦勒和約書亞企圖衝破以色列這悲觀、消極的觀念,他們抓住重點,大聲向以色列人述說他們所窺探之地是極美之地,因為神的應許本來就是要賜給他們流奶與蜜之地。
  己、最後的衝刺
  神的答案,使以色列人悲哀、後悔。隔天眾人上山進攻迦南,摩西警告這次的攻擊不會順利,因為沒有神的同在,他們卻不聽從。這次的攻擊並沒讓這些人成功,反而被亞瑪力人和住在那地的迦南人給擊退到何珥瑪而返回曠野,直至滿了40年。
  飄流的年代難以確定,以色列人經過西乃半島所走的路線更難確定。雖然聖經記述許多曠野中的地名,各支派安營的地點,但今天仍然很難確定那些地區的位置。
  貳、最後的飄流
  在旅程中,人們總是不知足、不服從;從人的觀點看,他們因缺水缺糧,就質疑摩西的判斷,是可以理解的;但因為抱怨而被定罪,很明顯是因為以色列人有 神與他們同在,他們理應不用懼怕,但是結果卻非如此。
  在他們飄流的最後階段,以色列人嘗試從南方進入迦南,這次他們打敗了亞拉得王(民廿一1-3)。之後改變戰略,從東邊過約但河、以東邊界,征服了亞摩利王西宏與巴珊王噩。這些在外約但的勝利,標示著飄流的生活已經告一段落,而征服迦南的日子將要展開。
  基督徒的鑑誡:曠野的飄流不但孕育出以色列的民族意識,也表明了 神不看人類的軟弱、犯罪,仍然實踐祂的應許。這些事蹟同時也顯示「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申八3;太四4)從巴蘭曠野的鵪鶉事件,可以知道這句所表明的含意。主耶穌引述這經文,也指明祂自己與古時的以色列人一樣進入曠野,以預備祂一生的工作。
  我們基督徒也應當知道蒙召跟隨主的腳蹤,藉著相信神的應許,並順服祂的話而活。尤其在艱難和受試探的時候,更要如此。所以「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林前 10:11)曠野飄流成為基督徒生活的鑑戒,顯明了不順服所帶來的危險。
  參、繼承天命的約書亞
  滿了四十年之後,以色列人再次從加低斯巴尼亞出發,擊敗了住南地的亞拉得王,隨後轉往外約但,途中以色列人擊敗了亞摩利王西宏與巴珊王噩,最後,在毘斯迦山下的摩押平原、約旦河東的什亭,對著耶利哥城安營。
  以色列人在什亭,因為與摩押女子行淫亂,引發 神的烈怒興起瘟疫擊殺百姓有兩萬四千人, 神又吩咐摩西重新點數以色列軍隊,並按照人數的多寡分地為業。
  一、摩西的擔憂
  當這些所有的事情與預備工作全都完成之後,「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上這亞巴琳山、觀看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看了以後、你也必歸到你列祖那裏、…因為你們在尋的曠野、當會眾爭鬧的時候、違背了我的命、沒有在湧水之地會眾眼前尊我為聖。」(民 27:12~14)
  亞巴琳山在舊約裏稱為毘斯迦(尼波山)(申三十四1),是摩西遵照 神命令登高遙望應許地之處,也是以色列人在進入應許地以前的最後日子。因為摩西、亞倫在加低斯巴尼亞,沒有照 神的意思吩咐磐石出水,更沒有因磐石出水將榮耀歸與 神,所以亞倫死在何珥山。
  現今摩西也遭遇相同命運,他擔憂以色列的未來,所以「摩西對耶和華說、願耶和華萬人之靈的 神、立一個人治理會眾。可以在他們面前出入、也可以引導他們、免得耶和華的會眾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民 27:15~17)
  二、神的預備—約書亞
  然而 神早已經預備了人選(民 27:18~20), 神說約書亞是心中有聖靈的,這是因為約書亞是一個認識權柄的人,他知道順服 神的僕人就是順服 神。一個順應天命的人,是 神所要揀選做為器皿的首要條件,一個順應天命的生命 是 神喜悅的生命。
  約書亞與以利亞撒,是神在新一代以色列人中所興起的新領袖,「…摩西照耶和華所吩咐的、將約書亞領來、使他站在祭司以利亞撒、和全會眾面前、按手在他頭上、囑咐他、是照耶和華藉摩西所說的話。」(民 27:22~23)
  結論
  在曠野飄流期間最令人感到奇妙的,是 神時常向祂的子民說話,是 神垂聽摩西的禱告,豐豐富富地供應以色列人;而與這些供應強烈對比的,是多次的審判或刑罰,因為以色列人行惡而遭到擊殺。
  四十年的歲月,四十年的路程;四十年的功課,四十年的警醒。第一代的以色列人無法通過這聖潔之門(加低斯=聖)而倒斃在曠野,最主要是沒有用信心的雙眼看見 神的應許,當我們用信心盼望 神的應許,這應許就必定成就,因為「那召你們的本是信實的、他必成就這事。」(帖前 5:24)
  論到現今的基督徒,或許信主作基督徒已經幾十年,他在屬靈的眼睛所看到的,卻永遠是迦南地的偉人:所想像的,是將神所賜的應許地看做是吞吃居民之地,基督徒若不面對他心中的偉人,若不征服那吞吃居民之地,則永遠無法得到那應許地的流奶與蜜。
  經過四十年的淬練,新以色列人通過了迦南之門,他們整裝待發預備前進迦南。這新一代的以色列軍隊,有著上一代的痛苦記憶,使得他們對神的應許更加盼望。以色列人的前進迦南雖然在第一代中失敗了,但是 神仍然興起祂的子民向前進來完成 神的目的。
  征服迦南即將展開,我們面對所處環境,我們要如何為主爭戰呢?我們是否忠心順服 神的帶領,用信心盼望 神的應許呢?約書亞對 神的忠心,使他從會幕的幫手躍升成為以色列的新領袖。但願我們也都能如同約書亞為著 神所要完成的目的向前進,忠心順服 神的帶領,整裝待發作一個合神心意的基督精兵。
     繼承天命的約書亞     黃遵宇傳道
創作者介紹

--- 高雄市基督教浸信會KSBC ---

高雄基督教浸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