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  神          2015-8-30

彌迦書的背景:主前第八世紀前後,  神啟示先知彌迦對當時以色列民族的北國和南國發預言,希望他們能夠悔改。以色列猶太人是  神的選民,從摩西帶領他們出埃及之後,不斷領受上帝的恩典及祝福,但是他們卻常常在跟隨上帝的道路中起起落落,特別到這個階段,整個宗教貶值了,而且整個社會、百姓個人的生命、生活有許多得罪  神的地方,於是主就藉著先知彌迦對他們提出警告。在當時整個朝中的君王、祭司等政治領袖、宗教領袖都是表面上敬拜上帝,實質上卻不是這樣。社會上也充斥著以強凌弱、以眾暴寡的風氣,經商的人剝削、欺騙,有勢利的人對低微的人強取豪奪,所以平民百姓非常受苦。既便如此,平民百姓的信仰也是變質的。從彌迦書經文的前後文可以看到上帝對當時社會感到非常痛心,祂的痛心在於這個民族多次嘗過主恩的滋味,卻一再地遠離  神,把上帝的救恩與恩典完全拋諸腦後。從六章1-3節看到,  神覺得他們是悖逆、不聽話的、離棄  神的、忘記恩典的,  祂痛心到一個程度,甚至把自然界的山拉出來作見證說「山啊,你們來作見證,究竟我上帝做了什麼錯事,以致於這些百姓要離棄我。」所以我們從這樣的背景和經文裡從兩個方向來思想。
壹、 什麼是神不喜悅的敬拜
利未記一章6-8節清楚記載獻祭給上帝的作法:先殺死牛羊、去皮、洗乾淨、切成小塊、放在壇上,最後要被火燒,而且要燒盡才能夠被  神所悅納和使用。先知彌迦以反問法提出:我來到上帝的面前應該獻上什麼祭牲呢?『我朝見耶和華,在至高 神面前跪拜,當獻上甚麼呢?豈可獻一歲的牛犢為燔祭嗎?』(彌6:6)在以色列人傳統當中,小牛生下來滿八天就可以作為祭品獻在壇上,八天的小牛還很小,飼主必須花費很多的心力、飼料、代價去照顧才能夠長到一歲,而且要完美無缺的才能作為獻品,這樣子長到一歲的小牛是非常珍貴的。「難道我不能獻一歲的小牛嗎?」換句話說,我把這麼貴重的小牛獻在祢的臺前不是應該討祢的喜悅嗎? 同樣的,「油」也是很貴重的,第七節再次說:難道我為我的罪獻上千千的牛羊,和巨大數量的油,不能更加得到祢的饒恕嗎?而當時外邦人有將長子獻給神明的儀式,所以他也問,我是否可以因為把我的長子給獻上了,我的罪就沒了呢?這比起牛羊和油不是更貴重嗎?由此可見,當時無論是外邦人或是以色列人,他們看重獻祭的形式,祭品的貴重或數量:我犯了多少罪,我付上很好的代價,罪就得以洗淨。所以這是當時外邦和以色列同樣錯誤的敬拜觀。
甲、 外在虛偽的儀式
舊約中記載在約西亞王的時代,有一段以色列南北國少有的興旺時期,在整個南北國的歷史中,僅少數的君王被稱為是好王,而約西亞是其中之一。他在位時做了幾件事:他修復聖殿,找到律法書,教導百姓在家裡和聖殿敬拜時要讀律法書,以及恢復逾越節節期的敬拜,逾越節是以色列三大節期中最重要的,相當於中國人的農曆新年。當時以色列的聖殿已多年殘破不堪,這一回修復得美侖美奐,他們恢復節期的敬拜,眾人一同回到聖殿恭讀律法書,因此以色列人非常地高興,認為復興大大來臨,整個國家都轉變了,他們大聲歡呼「這是耶和華的殿」。但當以色列百姓正歡欣鼓舞以為大復興來臨時,先知耶利米卻在旁邊說「不要說虛謊的話」,換言之,他在告訴眾人說,不要以為聖殿修得很好、很喜歡讀律法書,我們的民族、宗教就大復興了。
我們再來看第六章6節講到「跪拜」,「跪拜」是一個牽動全身的動作,一個尊貴、嚴肅的儀式,表示我心裡非常尊崇上帝,所以我用外表的儀式表達內心的尊重。反思,儀式做得再好、再尊貴,真的就是  神所喜悅的敬拜嗎?是否表示我們的生命真正與  神的生命連結、順服、尊崇呢?這關鍵在於看我們的內心。
當約西亞王做了這些事情之後,百姓歡呼大復興來到,為何先知耶利米卻一個人唱反調說:你們不要說虛謊的話?為什麼有人看見是復興,有人看卻不是呢?從古看今,值得我們來思想,當今的時代許多教會興建得很華麗、聚會人數眾多、讀經、禱告很熱烈,詩班也有好的敬拜,但是這終究不代表一個教會或是弟兄姊妹內心完全地尊主為大。同樣的對基督徒來講,即使我們每週固定來教會,甚至常參加禱告會,穩定的十一奉獻,有很多的事奉,是否被  神所悅納呢?我們跟  神的關係是否完全能夠討  神的喜悅呢?
在我受洗之後十年信仰的生活中,還讀不太懂聖經,那些年間對我來講,一方面有很多的學習,一方面有很多的矛盾和掙扎。很多時候聽了一些道之後發現,原來過去所做所行所想的有一些沒有做對,有一些價值觀是錯的,在那進退之間自己就不停地矛盾、掙扎和反省。因著上帝的憐憫,我不斷地被對付和修剪,這是我個人非常感恩的事。等我經過那些掙扎之後,稍稍能夠認識一點點真道了,但是我又常常掙扎在同時希望有屬靈的成長,又嚮往世界的成功,心中盼望是否可以兩者都抓。雖然我知道在教會的成長是重要的,世界的成功對我也是重要的,我常常在這兩者要平衡之間有許多的苦惱。1989至1990年間,心裡有很多的感動羨慕聖工,世界上的名利對我來講實在沒有太多的意義和價值。當時我特別拜訪神學院的院長,請教他什麼是蒙召,對於我想把世界的工作放下走全職事奉的道路,他的看法如何?他給我幾樣提醒: 一、世界職場的工作同樣榮耀  神,沒有聖與俗之分。二、蒙召需要有多年的感動,這感動才真實可靠。三、而且這感動要真實到一個程度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當世界再呼喚你,再有好的機會和待遇,你會一點都不動心,要有如此絕對的把握。當時他給這我三個原則,我回來之後有三年半的時間,天天為自己與  神的關係以及究竟  神要我做什麼禱告尋求  神的心意。結果  神就在1993年給我很清楚的呼召和印證。這是我個人前面蒙召的經過。我前面經過很多外表上好像很努力事奉、活得很敬虔,但是仍然是在內心有許多掙扎的時期。
乙、有所保留的奉獻

『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彌6:7)因為當時不論是外邦人或是以色列人來敬拜上帝,甚至以色列人中間還有許多在拜偶像,他們一方面敬拜上帝,在社會、國家裡表現是  神的選民,但私下卻在拜偶像或者被一些世俗的東西所捆綁,因此這個時候,耶和華上帝已經對他們完全的失望,非常地厭惡。前面五章12-14節,這裡所說的就是以色列人一方面敬拜上帝,有的還在行邪術、拜偶像,因此  神就藉著先知彌迦對他們說,你們要離棄這些,我要把這些偶像、邪術從你們中間拔除。弟兄姊妹,我們不可諱言,今天在基督徒的圈子中間,很多基督徒仍然在算命,有些基督徒心裡對農曆七月感到害怕、擔心,不能做這個不能做那個; 有一些人對自己出生的名字還是非常在意,甚至買房子仍然要看方位。這許多的事情,我們在上帝的面前是不是能夠討祂的喜悅呢?

貳、 什麼是神所喜悅的敬拜
這是大家熟悉的經文『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 神同行。』(彌6:8)「善」就是耶和華看為好、看為對、看為正的事情。
甲、榮美生命的見證
在羅馬有些記念使徒保羅的景點,當我們基督徒去這些地方旅遊觀光,無論這些是否是真跡,一旦你想到他的生平,如何為主擺上,就會受到很大的感動,這些展出的遺跡和畫作很值得我們去看。保羅在受難前近兩年的時間被囚禁在一個地平面之下、非常破舊簡陋的監房。據說保羅受刑之後,他的軀體就被丟在一個地平面下的墓穴。對於使徒保羅殉道的方式有幾種說法,有說他是被斬首的。也有的說法是,他在受難時,頸子被按在有半個人高的石柱頂上,檜子手用鐵鎚從他的頸部一鎚一鎚地把他打碎、打死。
六章8節那裡講到「行公義、好憐憫」,當時的社會是個不公義、不憐憫的社會,因為強凌弱、眾暴寡,高位的、有錢的欺壓貧窮的、低下的,是當時社會普遍的事情,『惡人家中不仍有非義之財和可惡的小升斗嗎?』(彌6:10)商人家裡藏著不法之財和可惡的小升斗,那些升斗是用來作弊欺騙這些買主的。『我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囊中詭詐的法碼,豈可算為清潔呢?』(彌6:11)這些都指出當時社會上經商的人是如此惡劣,專門使用虛偽的手段。『城裡的富戶滿行強暴;其中的居民也說謊言,口中的舌頭是詭詐的。』(彌6:11)有錢的和貧窮的人都不討上帝的喜悅,有錢的是強暴、詭詐的,一般的百姓也都是虛謊、說謊的。所以整個社會、民族都叫  神所厭惡。『地上虔誠人滅盡;世間沒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殺人流血,都用網羅獵取弟兄。』(彌7:2)我們看到當時的社會多麼可怕,然而『他們雙手作惡;君王徇情面,審判官要賄賂;位分大的吐出惡意,都彼此結聯行惡。他們最好的,不過是蒺藜;最正直的,不過是荊棘籬笆。你守望者說,降罰的日子已經來到。他們必擾亂不安。』(彌7:3-4)這是  神給他們的警告,讓這些行不義、作惡的人都要受到審判,這話便見證當時的社會是何等的糟糕。在當時,公義憐憫是那樣的重要,現今的時代整體來看,還沒有太多像這樣的情況,但是基督徒要有一個覺醒,基督徒的標準要比世界的高,所以我們不要說世界的標準和法律我們沒有違背,因此我們就心安理得、能夠討  神的喜悅,我們的標準應該比世界的法律高,是要合乎  神的心意、聖經的原則,所以我們要常常用更高的標準、倫理的觀念來思想我們的所作所為。在世界上的觀念是:沒有說不能做的就是可以做的!法律上不能判我有罪的我就照做不誤。但基督徒的標準不是,我們一定要合乎  神的心意、聖經的倫理價值觀念,這是超乎世界的法律。這裡說要我們行公義、好憐憫,我們的公義、憐憫不是照世界的標準,而是照聖經的標準。求主幫助我們有準確的認識。
乙、尊主為大的跟從
  在羅馬城門邊有個故事,主後六十七、八年,尼祿皇帝幾乎燒毀了半個羅馬城嫁禍基督徒。逼迫來臨,使徒彼得帶著一些基督徒要逃出羅馬城,彼得跟其他的人在離開這個城門往前走了約三、四百公尺距離的路上,主耶穌向他顯現,主跟彼得相見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我們不知道,但是彼得在那當下就更深地體會主的心意,因此他便轉身往羅馬城去,這再回去就是必死無疑。這裡一個教堂的地上有一對腳印,被後人以鐵框框住留存。相傳就在彼得離開城門三、四百公尺的距離遇見耶穌,回頭往城裡走之後,他又回過頭來想再跟耶穌說話,耶穌卻已經不在了,地上的大石板上就留下了耶穌的兩個腳印。離那地不遠有個小教堂,門上有一行拉丁文字寫著「主啊,祢往哪裡去?」就是彼得再回頭想跟耶穌講話卻沒見著祂,彼得看到地上的腳印就問了這句話,被後人刻在這小教堂大門的上面。彼得回頭往羅馬城去之後就殉難了。彼得的殉道傳說中是被倒釘十字架的,有一張畫作描繪他的身體被曲成九十度倒釘十字架上,相當殘忍。弟兄姊妹,如果你能夠看到這些記念使徒彼得或者使徒保羅的事蹟,心裡會得到很大的感動,這就是尊主為大的尊崇,使我們更多的思想,什麼是「跟從主」?什麼是真正在主的面前「討主的喜悅」?
  我在2003年清楚蒙召,就放下工作去讀華神,畢業之後和妻子到美國再次進修,接著在北美牧會五年之後回到台北華神服事十年。在服事的第三年,我的心臟動了一個大手術,原先以為手術後可以維持很久,沒想到六、七個月之後又覺得不對勁,於是連著兩年陸續回到醫院再做支架的手術。最後一次手術,我的醫生告訴我,我們只能做到這個程度,你還有的問題不能解決,也不能再做,再做下去有危險。從那時候到現在一直都這樣,感謝主保守我,我自己知道比正常人的心臟和肺有很多的不足,但是上帝很憐憫,讓我繼續有氣息存活。因此我在手術的這幾年間就很盼望能把很多事奉的責任放下來早點退休。但是我個人怎麼想沒有用,因為  神的旨意常常高過我們的,所以我在華神到了退休的年齡仍然延退,直到去年六月底終於退下來,我早在兩年前就開始規畫我的退休生活可以做什麼,日子會是何等美好!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前年十月我接到現在歐洲唯一的華人神學院--國際歐華神學院的服事邀請,當年我一聽就說,不可能!無論身體、年齡、恩賜都不可能,去異鄉異地跨文化的地方,不認識一個教會,不認識一個信徒,不認識一個同工,這個年齡怎麼去到那裡服事?所有的理由都是不可能!但是學校的董事會一直跟我講,要我為這件事禱告。因此我答應用三個月時間禱告,心裡想他們最好找到其他人去!   

第一個月的每一天我都跟上帝說,我有諸般的理由要過我計劃好的退休生活。第二個月我繼續禱告的時候,有一天  神對我說話了:「你二十幾年前蒙召的時候不是有對我許諾嗎?」我就想起來當時蒙召是對主說過一些話:「主啊,感謝祢給我二十二年在世界職場上工作的時間,我現在要事奉,我也求主祢若肯,祢也給我二十二年服事祢的時間。」我就想:現在已經二十年,差不多時候了。主就繼續光照我:你常常在學生面前講,我們的標準要比世界還嚴,那你怎麼把二十年就當作二十二年呢?你時間還沒有到!主責備我的時候,我就覺得慚愧,我說,主啊,是的,我還沒有到二十二年。當主的話光照我,我的想法立刻改變,我回應主說,我可以再考慮要去,可是我還是害怕,我的能力、恩賜、體力、健康都不夠,不能承擔這個責任,我願意去,可是我不能。這時主就再次光照我:當時你蒙召,我給你看過一個異象,我就想起這個畫面:有一條路從底下往上面走,有個人從路的起頭往前走,走到一半走不動了就蹲下去。蒙召當時,我知道這異象裡的人是指我,雖然很累走不下去,我知道天父仍在天上看,所以沒有多久,這個人站起來繼續往前走。這一回,主就再次讓我在第二個月的禱告中間回到二十二年前蒙召的異象裡明白主的心意,這是我蒙召時的見證。今天我仍然是個不完美的人,需要靠主憐憫和恩典。

結  論
我們在主裡面,不在於前面做了多少或外表看來很敬虔,主真正看的是我們的內心是否始終如一,前面如何跟隨、如何事奉,我們到最終也是如何跟隨、如何事奉。真實的敬拜是出於心靈和誠實,是反應真實的生命,順服真理,尊主為大的跟從,是完全獻上作為祭品的事奉。
彌迦書六:6-8    王貴恆牧師

高雄基督教浸信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